南方都市报:岭南名医刘渊与《医学纂要》

时间:  2020年11月18日 14:4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[]

“渊,字圣泉,长宁人。武生。著有集验良方、医学纂要。”

——《惠州府志·艺文》

长宁,今之新丰,素有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之说,千年古县,钟灵毓秀,古有宋初岭南进士第一人古成之、明末吏部天官姚钿,近有红军早期领导人李任予、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潘学吟等,可谓人才辈出,岭南名医刘渊亦出生于此。

清康熙年间长宁(新丰)县全境图

刘渊,字圣泉,自号伏龙山人,据在新丰境内的刘氏后人称,“伏龙山”是新丰县小山,当地人称谓。此处附近地名多冠一“龙”字。刘渊生当康熙至乾隆年间,自幼习武,系武科举出身,武科举不比文科,外场需考验骑射、步射、拉弓、举石、舞刀等,应武考要练刀、弓、石,习骑射,制装备,非清贫家“三更灯火五更鸡”式的苦读可成,刘渊曾考中武秀才。


弃武从医,名扬岭南

刘渊武人出身,性情磊落,豪爽豁达,兼修文武,但终未走官途。或古人遂志多有“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”之愿,刘渊弃武后改习岐黄,专攻医术,以医为业,其医术精湛,在岭南享有盛名。由于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的《景岳全书》是在广东刊印发行的,对岭南医家所产生的影响不容忽视。刘渊受其影响,治疗上也多用温补峻厉之剂,效如桴鼓,屡起沉疴。乾隆二年(1737年),刘渊自惠州抵至羊城,恰遇广东布政使王恕及随行官员徐惠。徐惠为官初至岭南,水土不服,加上有些风热,发热恶寒,病情反复,精神恍惚,所寻众医都束手无策,一时卧病不起。刘渊被请来为他诊脉订方,三剂药服下,药到病除,一时间声名鹊起,响彻岭南。

兵不神速不尽敌,药不峻厉不奏功。刘渊的用药风格显然受其兵家思想的影响,既继承张景岳温补派思想,又秉承大开大合的武家风格。时人见其喜用温补而峻厉之方剂,开始都觉得奇怪,甚至一笑置之,然刘渊行医三十余年,无不药到病除,未见失手。王恕作为广东省行政长官,曾为刘渊医著《医学纂要》作序,言“其为医,亦张目,好大言,所言辄验;其著书,又能探其要,以活人,则震川”,赞誉他与古代名将名医张云厓不相上下,治人死生立效。刘渊行医立著,张目洞察病症,虽好大言高谈阔论,然所言无不立验,所药无不病除,所著又能探明要旨,可见“岭南一代名医”之称实至名归。


刘渊与《医学纂要》

刘渊医著《医学纂要》清乾隆四年翰宝楼刻本

刘渊行医岭南三十余年,著有《集验良方》《医学纂要》等书,现仅见《医学纂要》传于世。《医学纂要》属岭南大部头医著,约计45万字。该书按照《易》乾卦卦辞分为乾、元、亨、利、贞、吉六集,辑录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等经典以及张景岳医著中有关温补及温热性的主要内容,附以自身注解及经验方药,是一本授徒读本,使业医者,易为记诵之学。

刘渊尚武,崇尚张景岳学说,故在用药上强调不拘一格,主张灵机圆活变通,由书中各卷标题取名可见,多有“心法灵机”、“灵机条辨”、“汤方活法”之述。受从武背景影响,刘渊文章气势宏阔,逻辑性强,借用药如用兵之义,仿照《景岳全书》体例,以方药列六阵,分为补、散、寒、热、和、攻六阵。王恕认为《学纂要》颇合于兵家处女脱兔之旨,以军事行动隐蔽迅速比喻其临证用药特点。

《医学纂要》各科齐全,内容丰富,囊括理论、伤寒、方剂、妇儿科、临床各科疾病,是一部全面而系统,便于后世医者学习和研究的参考书。刘渊医学思想以温补为主,补充并发展了张景岳“五脏互藏”、火命门说、温补脾肾等理论,对后世医学思想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


五脏异藏,虚实异病

《医学纂要》卷首心法灵机阐述了脏腑理论,对此作简明扼要的说明。根据脏腑理论,五脏相合,心与小肠、肝与胆、脾与胃、肺与大肠、肾与膀胱,三焦是孤腑。脏腑有相合,五脏有互含,刘渊主张“五脏异藏,虚实异病”,“肝气虚则恐,实则怒。脾气虚则四肢不用,五脏不安;实则腹胀,经溲不利。心气虚则悲,实则笑不休。肺气虚则鼻塞不利,少气;实则喘喝,胸盈仰息。肾气虚则厥;实则胀,五脏不安”。五脏分工明确,各司其职,各有所藏,若是出现五脏中的某一脏异藏他脏之气,那么五脏相互制约的平衡将被打破,出现虚实寒热的改变,故而出现疾病。

刘渊的“五脏异藏”,是对张景岳“五脏互藏”理论的发挥,即每一脏异藏(互藏)其他五脏之气,五脏之气也可通于一脏,这也是后世“五脏相关”理论的学术源泉之一。


命门相火,生命之重

明代医学界曾偏执河间、丹溪的火热论相火论之说,保守成方,滥用寒凉,张景岳针对朱丹溪之“阳有余阴不足”提出了“阳非有余,真阴不足”的学说,倡导温补脾肾理论,并与肾命学说联系紧密。刘渊主温补,所著《医学纂要》中也有专篇论述命门:“两肾之间,一点真阳,名曰命门,相火之位,为坎之象。”强调命门为一身巩固之关,为元气之根,为水火之宅,与五脏密切相连,“五脏之阴气,非此不能滋;五脏之阳气,非此不能发。”他认识到命门相火作为生命之火的重要性,深谙其与五脏的联系,“若肾无此火,则无以作强,而伎巧不出焉;膀胱无此火,则三焦之气不化,而水道不行;脾胃无此火,则不能蒸腐水谷,而五味不出;肝胆无此火,则将军无决断,而谋虑不出;大小肠无此火,则变化不行,而二便闭;心无此火,则神明昏,而万事不能应矣。”正因为刘渊深知五脏相关、命门相火之义,故其喜用温补峻厉之剂,确久未见其失。


痰生百病,重在脾肾

许多疾病都伴有痰的症状,因此,世人常道“百病皆由痰作祟”“痰生百病食生灾”。痰是由于水液代谢障碍而形成的病理产物,人体水液代谢正常与否,取决于脏腑功能是否调和。刘渊在《医学纂要》中谈及痰证病因,认为“痰即水也,其本在肾,其标在脾。”饮食劳倦、七情六淫等,只要影响脾、肾等脏腑功能,就容易导致痰从内生。在痰证论治上,刘渊强调温脾强肾,强调“痰之为物,虽为湿动,然脾健则无,脾弱则有,脾强则甚。”临证治痰多从健运中焦入手,脾健则痰湿无所生。其在书中记载有临证补益脾肾多种方药,除张景岳左、右归饮外,还有刘渊平日效验之新方如九味养营煎、八味补元饮、十全补元饮、八仙归肾丸、保元肾气丸、益肾丸、扶元益气丹、参茸固本丸、固肾丸、鹿茸丸等,在临床上效果明显,这也成为后世补脾肾的良方。


暑热辨证,宜分体质

岭南人常常有将体质区分为阴阳或寒热的习惯,就医也往往有热底或寒底一说。不同体质的治疗亦不同。刘渊在论及暑热辨证时,就强调分体质论治。“如素禀阳脏,平日喜凉饮凉者,此时烦热燥渴,治宜柴胡饮之类主之;如素禀阴脏,平日怯寒喜暖,好热饮者,此时微热恶寒,治宜麻桂香苏饮之类主之……若平脏之人,既非火邪,亦非阴脏,则用九味柴胡饮、香苏饮之类。” 书中最后一卷“汤方活法”中附有刘渊效验方“柴胡饮”、“麻桂香苏饮”、“九味柴胡饮”等,记载主治与方药,有的还记载其自创歌诀,如九味柴胡饮,有诀作“陈防芷芍芎,归辛和炙草,引药用姜葱”,主治方药为:“治平脏人,素无火邪,亦无阴脏,偶感风寒,发热恶寒,头疼脊强,身痛,痎疾初起,宜从平散之证。柴胡、陈皮、防风各三钱,炙草五分,当归一钱半,白芍一钱,川芎一钱,白芷一钱,细辛六分,葱白三根,生姜三片。”虽然这在临证上未必成为定则,但对结合体质辨证论治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实用价值。

刘渊对伤寒、妇科、儿科、内科杂症等诸病均有涉猎,《医学纂要》中汇集宋元以来十余家医家论著,仿效取用各书中方药,部分加有按语,注重补益脾胃脾肾。刘渊在医学思想上基本继承了张景岳的理论学说,或因其个人经历与张景岳相似,先武后文,故在其临证及医著上可见其常将军事之理融于医学之中。用药风格峻厉,长于温补,又不囿温补,与张景岳主张治疗用药本贵精专、尤宜勇敢、反对庞杂同出一辙;自有活法之用,自然奇方之外有奇方,学者能会仲景意,则亦今之仲景也。《医学纂要》成书之时,刘渊已功成名就,医业已成,在岭南地区颇有影响,后其子刘文辉(彩章)、刘文光(德华)、刘文耀(仪昭),其弟刘起熊(兆举),女婿任其信(有恒)、门人莫圣祜(帝宠)等承继其医业。

刘渊一生医著传世极少,仅《医学纂要》见刊,但书中许多内容对后世医家有很高的借鉴意义,理法与方药俱全,经典与流派并蓄,理论与临床融通,是全面而系统的医学读本,2014年编入《岭南中医药文库》,由邓铁涛等点校出版。


整理:金沙国际唯一官网-注册娱乐网址平台图书馆

编辑: 游曼妮 实习生 麦晓婷

链接:https://m.mp.oeeee.com/a/BAAFRD000020201022373267.html
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撰稿人:刘莹

上一条:南方都市报:岭南儿科双璧之一:名家杨鹤龄与《儿科经验述要》 下一条:羊城晚报:如何阅读中医?首届全国中医药全民阅读研讨会在穗举行

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